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你亮傻。
武侯祠人很少,完全没有一个假期景点该有的人挤人的模样。踏过门槛后的静谧场景让我又欣喜又失落。乐的是圣地不会遭一些没素质的旅客的践踏以及庸俗的扰乱繁杂,悲的是一代叱咤风云的英雄终是不可避免地落寞了下去。到现在还能连每一个细节都想得清清楚楚的是池塘的枯荷,那天没下雨,枯荷却像是谁留下来听雨声,历史的雨声,滴滴答答从未停歇。
拍的照片已经删除得差不多了,明明对那些爱不释手还是几天前的事情,有时也会感叹自己的三分钟热度,而沉淀下来的也只有唏嘘。
不配,真的不配。
不配他一开始轰轰烈烈想要扶直欲颓之树将倾大厦的决心,跌跌撞撞到最后阖眼的瞬间还想着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念念不忘的执着。
看到过一篇文章,谁写的写的谁早就已经忘得模糊不清,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个结尾:“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终是被乱世的尘埃压折了羽翼。”自我提拔无数个档次来当一回苏轼,或许它写的是商鞅是姜维还是王安石,但在我眼里它成了一个悲剧英雄最妥帖恰当的直抒胸臆的形容,让人辗转反侧难以释怀。
傻啊,傻啊。
明明可以在乱世中守得一片净土日日诵梁父吟岁岁叹逍遥景,却偏偏跟得刘备踏出桃源托性命于江山。依然能记得你那天意气风发羽扇一挥说待功成之时亮定当归隐,草庐青葱华发乌浓。而那小童天天烹茶煮酒等他的先生归来,等得白了须发干了尸骨,多残酷啊,而那是连死亡都带不走的。
带不走的什么?偏偏那结局还记载在史册上,谁也改不了。

你亮傻啊。
可还是喜欢他啊,无药可救的喜欢他啊。

评论(1)
热度(32)

© 迟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