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周叶】活性狂欢(一)

oocoocoocooc
架空


叶修看人,眼神直直略过脸庞,先往衣服扫,脸安排在第二。是时眼前人着白衬衫,黑领带和灰腰扣,白衬衫上染了点灰,带着半干不透的血痕,领带歪在肩侧。然面相天生风流,遂落魄但不狼狈。眼带桃花,瞳用研磨极深的墨染成。叶修大咧地看,看到脸时眼神凝滞,显山露水,毫不客气。


周泽楷被盯得发怵,不自在地后挪一两分:“叶秋医生?”受伤的右臂还在渗血,刺痛挤压神经,拼命地秀着存在感。


叶修磕两下手里的烟,闪闪眼睫,实话实说:“你长得太帅了,帅得我神志涣散,一时间没控制住,不好意思哈。”语调懒懒散散,其里听不出不好意思的味道。他最后深吸一口手里烧到滤嘴的烟,后扭过头一手挡着嘴不让烟雾往周泽楷那边散,一手把零星火苗摁死在烟灰缸中。


周泽楷看着叶修摸向第二根烟的手,十分苦恼,欲哭无泪:“我是伤员。”能不能先给我看看病。


叶修终于舍得从椅子上跳下来,隔着一绺碎刘海,对上周泽楷望穿秋水的大眼睛,又绕着他转悠一两圈。

周泽楷大气不敢出,屏息凝神,只剩下眼珠子跟着叶修咕噜转。叶修端起周泽楷的手臂,上下打量,大致情况了然于心,再看他的眼神已经有点玩味了,还是象征性地询问两句:“枪伤?子弹已经取出来了?”


周泽楷点头,形容乖巧,似一只温良无害的白兔。


叶修扯过纸笔刷刷写着什么,笔底生风。周泽楷凑过去看。奈何黑医也是医,笔下的字非同行岂能轻易看懂。


“伤口感染很严重,你这子弹不会是用手直接抠出来的吧?”叶修笔不停,头却抬起来问他,视线离开纸面,字仍然向后生长。


难怪字这么爬。周泽楷点点头。


“壮士啊!”叶修是真的震惊,歪过头去瞅周泽楷左手指甲缝中塞满的血污,拉长音调抑扬顿挫地喊。尔后眉毛拧在了一起:“场面这么乱吗?你这是二次擦伤的痕迹。”


不,这个是我自己的问题。“自己摔倒的”。周泽楷有些尴尬地笑笑,对着叶修毫不掩饰的关切和好奇,平日腼腆小生,此刻生出了些玩笑心思,眉睫一闪,眼睑下掖,补充:“腿太长,没注意路。”


腿太长。


太长。


叶修手一顿,圆珠笔在纸上画拉出一条长长的斜线,力透纸背。他呵呵两声。


周泽楷心里生出了诡异的满足感。


护士推来一辆工具车,手术刀镊子明晃晃地亮眼,周泽楷心生疑惑,我的伤有那么严重吗。下一秒风声鹤唳,周泽楷瞳孔剧缩,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叶修就已经把明晃晃手术刀横在他颈边了。


“别闹,把你兜里的枪拿出来呗,这里虽然不禁烟,但禁明火呀。”叶修声音还是懒懒散散,听不出波折。


周泽楷闻言,眼神暗下去,两潭墨色深渊。他脖子贴着手术刀转身,左手掐住了叶修手腕,指缝紧合腕骨。叶修也不挣扎,等着周泽楷下一步动作。


“可以杀。”周泽楷说:“可以杀。”他低头,示意枪的位置。叶修狐疑,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随着周泽楷,被引导到了别处。


周泽楷占着这个走神当儿,瞬间一脚踹向叶修腹部,叶修赶忙闪开,劲道偏偏擦过,没落得跌倒下场,却悄然占了下风,被一路推到了墙角。


“啧,后生可畏啊。”叶修笑着举起手,对上周泽楷阴沉的眼。


“放水了。”周泽楷一字一顿道。


叶修没听出来是疑问句还是肯定句,但惯例打个哈哈过去:“天哪你还放水了,那你真实实力是有多厉害……”


“叶秋医生。”周泽楷声音低沉,瞪起眼打断叶修。


“……好吧。”叶修叹口气,推开周泽楷,周泽楷有意放过他,遂很容易就办到了。他带起手套,一边擦酒精棉一边道:“周泽楷,警察,这次是秘密行动,查办枪械走私,受了枪伤不好去医院,上头安排找地下医生。那么我问你,成果怎么样?”


周泽楷色厉内荏地维持着表面的冷静,内心惊讶万分,这个医生怎么知道这么多。他也模棱两可地回答:“可能打草惊蛇。”酒精刺激到伤口,他不由得倒吸凉气。


叶修挑眼,动作干脆地上药绑绷带,这一系列动作在周泽楷眼里竟做出了杀伐果决的味道。


完后叶修摘下手套,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可乐,周泽楷顺手要去接,却见叶修一仰头,喉结滚动后成了空罐子。遂叶修也未看见周泽楷半伸着手的尴尬样。然后他手一仰,周泽楷接到一罐热牛奶。


“小孩子要长身体。”叶修笑得见牙不见眼,“我们这店酬宾,给你一个后门,希望你多多关照新生意。”


周泽楷被着没头没尾的话困惑了会儿,后在牛奶罐上发现了张皱巴巴的名片,非常简洁,只有六字,尾边一串联系方式。


叶修,情报商贩。

评论(5)
热度(50)

© 迟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