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周叶】除社会主义的妖(一)

*架空
*ooc预警 流水账预警
*逻辑已死
*希望能有小天使捉虫!








杜明把枪一扛,吊儿郎当:楷哥指哪儿我就打哪儿。


吴启跟着点头:社会我楷哥,人狠话不多。武能定天下,颜可乱乾坤。


周泽楷在一旁装子弹,闻言腼腆一笑:不是。


杜明吴启低下头切切查查琢磨半天,未果,转头请教江波涛:江副,楷哥什么意思呀,是在说他不帅,还是在说他不狠?


江波涛忙着写符,头也不抬,冷漠道:不知,跟你们楷哥连脑电波很费体力的。语罢抬头甩手腕,恰对上周泽楷委屈吧啦的惊鸿一瞥,惊心动魄。江波涛挨不住这一击,只好叹口气回答:队长的意思是,他不是楷哥,你们这样叫,怪生分的。


孙翔头一歪,顺理成章地错过了重点:楷哥觉得他自己很帅诶。


吕泊远撇嘴:楷哥不要脸。


周泽楷无辜眨眼,他确实很帅啊。




建国前妖人共世,恶妖自有专人处理。建国后领导人为少后顾之忧,请得道高人在皇城根下画法阵镇四方妖魔。此得道高人行踪不定,自称淡泊名利志在避世高隐,画完阵后便不见踪影。此后数百年真当海晏河清,魑魅魍魉服服帖帖。直到恶妖这个名词逐渐淡出词典成为历史,它们却悄然在影影绰绰里抬头。


所谓东西总有保质期,沧海又桑田,法阵施加的封印松动,少数魔物心生叛象。政府再次寻人收妖,奈何当代世人对这事儿太生疏,政府只好加紧培养,建立除妖队暂解燃眉之急。


除妖人一和妖正面对上才知道,这数百年前的得道高人靠一己之力镇压天下,此才能几乎足以飞升成仙。遂又有流言传出,这得道高人有如此水平,怕是过了百年也没有逝世,可能还在世界上哪个角落静观云卷云舒。于是除妖队在收妖的同时还负担着寻人的任务。


轮回是这阵子名声大噪的除妖队。头牌周泽楷,提两把开过光的枪,曾单枪匹马对阵堕魔黑蛟,两把手枪十发子弹,弹无虚发,枪枪射穿黑蛟的要害,黑蛟像是被子弹定在了天幕一般静止片刻,身上弹孔绽放血花。周泽楷缓缓转身,残阳如墨鼓风猎猎,脚步落定的片刻黑蛟身躯似焰火般爆裂,视野里后知后觉地刮起腥风血雨,霞光万道,而周泽楷逆光而归。


从此一战成名。


但这个是流传的版本,妹子们卖安利的时候讲的。事实是周泽楷被垂死挣扎回光返照的黑蛟一尾巴甩去了知觉,醒在医院,半边脸肿得老高,眼睛被挤得只剩条缝。这个黑历史保存在轮回每一个人的手机里,每次心情不好便看上一眼,后骤然爆笑,这让周泽楷凄苦地想:队友爱都是tan90,不存在的。



此刻他们集体上车准备去北山,缘出轮回楼下意见箱挤满了对北山的控诉,信纸道出北山山顶总有怪叫和阴风,伴随恶臭在半夜三点四处飘荡,持续半个小时分秒不差,明显有人刻意而为。又言,轮回若是能解决这一问题便尽得民心,后续之路坦坦荡荡。


只可惜杜明叹口气道出实话:要不是点外卖,小哥塞送来在了意见箱里面,我还真不记得轮回配置了这种东西。


方明华打方向盘,透过后视镜瞪他一眼:还好意思说。这一眼瞪得虚,他自己也不记得。

江波涛窝在副驾驶上,对着笔记本噼里啪啦了半天,制作出一张地图,路线纵横交错乱七八糟,周泽楷探过头去,直皱眉。江波涛叹口气:北山确实有问题,这些是妖怪跑过的痕迹,毫无章法漫无目的,不知道想干嘛。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像在逃。


江波涛闭上眼沉默好了一会儿,也摇头:山上最高的那棵树说没看到什么东西在追。


江波涛作为轮回副队,其实物理攻击方面并不是很能打。然他天赋秉异,能和周围生物建立脑电波联系,从而在不在场情况下得知发生了什么。江波涛天生一副好口才,跟谁都能唠嗑几句,上到远古神兽,下至路边成了精的蚂蚁,遂几乎从未碰上脑电波排斥的情况,想要的现场信息基本上可以套到。


杜明夸夸他们的好副队:消息灵通和详细程度令人发指,这已经不是顺风耳的程度了吧。


江波涛饶有兴趣回头:顺风耳这名字真古老,那你觉得我是什么?


杜明苦思无果,向周泽楷求救。周泽楷被拜托玩文字游戏,受宠若惊,半天抛出一句:.....兜风耳?


车内一阵阴风刮过,只有孙翔笑得靠在了窗上。




直到目的地周泽楷还是装模作样满脸委屈,江波涛乐呵呵地抬手薅几下周泽楷的头发:好了别玩了认真点,一会儿搞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周泽楷自然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恶妖不讲道理没有分寸,发起狂来地动山摇,人类到底是肉体凡胎,一个不注意便惨死其爪下。他点头,时时戒备。


是时半夜两点,月光通明,万籁俱寂,无风无雨,画面几乎定格,树影成盘踞的恶龙,似蓄势待发,一路上山只听见脚踩落叶摧枯拉朽之声。江波涛忍无可忍,回头轻声道:这位兄台,你尾随我们倒也罢了,请你不要嗑瓜子,你这是在侮辱我们的职业素养吗?


不远处一个人迎月而站,他似乎提着伞,看不清表情,一双微眯的眼睛却在月光下透出精光。江波涛散发脑电波企图知道此人底细,恍惚间听到一句:我也没办法呀沐橙说这瓜子再不吃就过期了...啪嗒。声音骤然停止,联系被强行切断,江波涛顿感大脑中心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他踉跄两步,惊觉这人不简单,又暗叹大事不好。


那人却慢腾腾走过来,声音懒懒散散:嘿大家伙儿,我没有恶意的,就是在这山上迷路了,介意一起走吗?


周泽楷看清了那人的脸,刘海散乱,眼神清明,嘴角一抹懒散笑意,似乎满脸写着我这人特别可疑。


周泽楷也微微一笑,兵来将挡:好呀。注意安全。


评论(7)
热度(72)

© 迟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