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周喻】一辆车应该取什么名字

ABO注意避雷

对应反差alpha,如果omega发,情不是红着眼委屈兮兮虚弱求安慰,而是热结合的前期有攻击性,动不动挥拳蹬腿,嘴里放狠话,平时越温和炕事越暴躁,这种反差。
咳咳
这个破写文的终于对周喻下手了!送给萧老师!希望萧老师高三顺利!想要的都能得到! @萧不周-日常缺爱 

戳这里

【周叶】活性狂欢(一)

oocoocoocooc
架空

叶修看人,眼神直直略过脸庞,先往衣服扫,脸安排在第二。是时眼前人着白衬衫,黑领带和灰腰扣,白衬衫上染了点灰,带着半干不透的血痕,领带歪在肩侧。然面相天生风流,遂落魄但不狼狈。眼带桃花,瞳用研磨极深的墨染成。叶修大咧地看,看到脸时眼神凝滞,显山露水,毫不客气。


周泽楷被盯得发怵,不自在地后挪一两分:“叶秋医生?”受伤的右臂还在渗血,刺痛挤压神经,拼命地秀着存在感。


叶修磕两下手里的烟,闪闪眼睫,实话实说:“你长得太帅了,帅得我神志涣散,一时间没控制住,不好意思哈。”语调懒懒散散,其里听不出不好意思的味道。他最后深吸一口手里烧到滤嘴的烟,后扭过头一手挡着嘴不让烟雾往...

p2动图,一个非常纵容队友的队长

【周叶】除社会主义的妖(一)

*架空
*ooc预警 流水账预警
*逻辑已死
*希望能有小天使捉虫!

杜明把枪一扛,吊儿郎当:楷哥指哪儿我就打哪儿。


吴启跟着点头:社会我楷哥,人狠话不多。武能定天下,颜可乱乾坤。


周泽楷在一旁装子弹,闻言腼腆一笑:不是。


杜明吴启低下头切切查查琢磨半天,未果,转头请教江波涛:江副,楷哥什么意思呀,是在说他不帅,还是在说他不狠?


江波涛忙着写符,头也不抬,冷漠道:不知,跟你们楷哥连脑电波很费体力的。语罢抬头甩手腕,恰对上周泽楷委屈吧啦的惊鸿一瞥,惊心动魄。江波涛挨不住这一击,只好叹口气回答:队长的意思是,他不是楷哥,你们这样叫,怪生分的。


孙翔头一歪,顺理成章地错过了重点:楷哥觉得他自己很...

啊啊啊他们真好啊....

加了个滤镜

“再见啦,我爱的一切。人类要进步,科学要发展。我爱你啊,喻文州 。”
——《呼叫黄少天》
—————
呼叫黄少天这文真是,一刀扎在心窝上。
这几乎是我看到的最好的同人了呜呜呜...
画不出那种大气磅礴的感觉,也不知道磁暴宇宙尘埃到底是怎么样的...啊,我已经是一条废鱼了



于是我悠悠收起了这个发卡便开始关心那只黑猫,毕竟世界上也没多巧合的事,我脑子里出现了荒诞不羁的念头,但我没想证实。我走近那只黑猫,蹲下来打量它。黑猫幽绿的眸子毫不掩饰敌意警戒,有一瞬间它的利爪疯长,尖端寒森地反光,下一片刻一切都恢复原样。我眨眨眼,当作是出了幻觉。我天生怕麻烦的命,宁信其无不想其有。然面对露骨敌意的反感还是有的,猫有九条命,我不无恶劣的打算盘,要是把这只猫彻底弄死我这个月的业绩就达标了。
事实上我生前是个唯心主义论者,圣母情结颇为严重,即使是干了这一行那情绪依旧苟延残喘。我就面露遗憾地站起来,极尽浮夸造作地叹了一口气,收拢袖子打算离开。
喂,你。有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青瓷撞击,清风...

扑上去勒住】呜呜呜呜QAQQQ感动感动老婆最好了!!谢谢老婆!!好看好看喜欢喜欢!!补偿啥呀你qaqqqqqq我我我....

毛君:

听说老婆喜欢柯基
这个是补偿 让老婆伤心了是我的错【180度鞠躬】
啊?牛顿在厕所里哭?

啊啊啊谢谢老婆!!帅帅帅!!喜欢!!你个膝盖收割机!!老婆是世界上最棒der!

毛君:

两个星期前生日快乐啊老婆!



蹲在马路牙子上的时候我想起了台湾的一首老歌,天黑黑,欲落雨,欲落雨,而事实上天确实黑,而雨已经下的很大,山雨愈来风满楼,黑云翻墨漫遮山。自然界的东西很尴尬,不清不楚,作得阴阳两境,我俩袖子猎猎地响,愣是给吹出了披风的味道,而我活着的时候背得很痛苦的化学式,什么铁水氧化铁,铜盐硫酸铜,搁从地底下领的镰刀上全是扯淡,水给这金属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洗一洗刷一刷,世界无常啊世界无常。无常而且无端,比方说这个雨下得起白雾的时间偏偏是下班高峰期,喇叭声和雨打车打进积水的声音相得益彰,这要是不出事儿我就去投胎。果然那什么one car come one car go ,two car pengpeng one...

© 迟迟 | Powered by LOFTER